信托业专家谈信托企业信息披露透露的现象

来源:WWW.TRUSTSZ.COM 时间:2005-06-15


  自信托投资企业首次面向大众掀开神秘面纱,进行公开信息披露后,引起多方关注,一时相关分析和评论纷纷见诸报端,涉及最多的就是企业治理结构、关联交易以及资本和资产利用效率等问题。怎样看待信托企业在信息披露中所反映出的这些现象,记者日前采访了爱建信托企业策划部业务主管汪其昌博士,他向记者表示,信托企业年度报告中所显现的这些现象确实非常值得关注,它同时透出了信托企业成长的烦恼。 

  特定股权结构土壤,长出特定企业治理结构与关联交易之苗 

  从年报披露的情况来看,信托投资企业的股权有两个最基本的特点:一是30家企业的股本几乎全部来自国有资本,股本没有人格化,出资人处于虚置状况;二是来自单一出资者的国有股权高度集中,造成事实上的一股独大。有21家企业单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超过50%,占全部公告企业的64.24%,其中有9家企业控股股东占了90%以上的股份,最高的占了99.2%。其余的信托企业虽然从表面上看,其股本来自不同的法人,股本结构较为分散,但事实上是受同一控制人控制。

  这种独特的股本结构,也就决定了信托企业治理结构的特点——缺乏来自不同出资股东内在利益的真正制衡。从披露信息的信托企业来看,虽然都有了“三会”的组织架构,企业董事长和总经理分设,以不同的形式成立了企业业务发展决策(审贷)委员会、风险管理(关联交易)委员会和薪酬委员会,但这些企业内部治理只有形似而不是神似,只有“物理反应”而没有“化学反应”,只是被动地应付银监部门外部治理,难以真正发挥作用。另一个特点是地方政府或者控股股东主要通过高层人事安排来实现自己的意志,使高管人员的约束激励机制扭曲,泛行政化,信托企业缺乏应有的独立性。最后是行政干预下的内部人控制,内控“真空”大。这种股权结构导致的企业治理结构,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有其积极意义,但以国有银行、国有保险企业、国有证券企业的风险现状作为镜子照一照,对其可怕的后果,保持必要的警惕,很有必要。

  我国信托企业在特定历史时期形成的股本结构和企业治理结构,使得信托投资企业成为地方政府和大型国有企业集团实现自己目的的一个操作平台,完成战略布局的一枚棋子。从公开披露的信息看,大型企业集团控股的信托企业或者是金融控股集团的一个金融机构,或者是通过信托企业的长期股权投资于基金企业、证券企业、保险企业和银行来打造金融控股集团。而地方政府控制的信托企业则是地方政府领导追求政绩和实现地方政府特定最大化利益的手段。这些方面具体体现为信托资金主要来源于企业集团内部或者政府有关部门及其控制的国有企业,且关联交易频繁,金额巨大。

  虽然关联交易可以使股东“肥水不流外人田”,有利于克服信息不对称,发挥协同效应、充分在系统内利用资源等作用,并且从年报披露的有限信息难以判断其关联交易是否公允,是否设定了防火墙,是否存在道德风险。过度的、不当的关联交易,尤其是关联交易处于同一风险源的情况下,极易发生多米诺骨牌风险传递效应。许多企业的资本金难以赔偿因自身原因导致的信托财产损失。信托企业过多的关联交易基本是代人融资、关联融资,并且是一种关联交易引发另一种和几种形式的关联交易。这一方面说明信托投资企业利用信托优势开垦代人理财的处女地不深不广;另一方面似乎显示有些信托投资企业有难言之隐,不得不陷入不当关联交易的泥潭。 

  信托财产收益率高,资本收益率低:信托企业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 

  年报显示,在2004年度到期兑付的信托合同中,有25家信托投资企业的加权实际收益率达到或者超过了预计收益率,说明信托投资企业的代人理财专业水平比较高,业绩不俗。2004年度,信托企业的实际收益率在2.36%-10.16%之间,大多在4%-5%之间。信托投资企业从信托理财中获得的平均报酬率为1.16%,最高的为华宝信托,信托报酬率为2.97%。这与同期的企业年金收益率、各类股票的股息率、货币基金年收益率以及众多的人民币理财产品收益率相比都远远高出一截。

  有趣的是,信托投资企业长于代人理财,疏于打理自家财产。已披露的年报显示,33家信托投资企业的资产收益率和资本收益率平均只有1.39%、3.08%。1.39%的自营资产收益率与年报显示的到期信托产品平均实际4.66%的收益率竟然相差3.27个百分点。一般金融机构的资本收益率至少要达到10%,资产利润率至少要达到6%,而已披露的信托企业平均资本收益率和资产收益率分别只有3.08%、1.39%,分别相差近7和4个百分点,比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要差,其资本收益率平均为5%、资产收益率平均为1.7%。如果剔除信托报酬利润,信托投资企业的资本收益率和资产收益率,不知低到何种程度。这说明信托企业的资本和资产利用效率实在太低。

  信托企业的资本和资产利用效率低下,与前述的股本结构和企业治理结构密不可分。从披露的年报显示,信托企业免费使用资本现象严重,造成最稀缺的资本的最大浪费。除2家上市的信托企业外,其余的信托企业中只有3家有股本分红。这说明绝大多数信托企业的股东对经理没有股本回报要求,对经营管理层没有真正的激励与约束,或者对经营管理层的业绩考核方法不对,只注意绝对利润额,没有考虑资金的机会成本和风险成本。

  平安信托27亿元的资本金,只有1.35%的资本收益率,1.14%的资产收益率。上国投25亿元的资本金,只有4.2%的资本收益率,1.93%的资产收益率。对于私人资本来说,这样的股本回报几乎是难以接受的。这说明大家看信托投资企业是否强大,不能单纯看资本金和信托规模的大小,利润的绝对额。大而不强的信托投资企业,一旦失去特殊的地位和关系,在市场经济竞争的海洋中,很难经得起风浪。

  资本收益率低,信托财产收益率高,昭示来自股东的约束力软弱,来自监管机构和委托人及受益人的约束力相对强硬。因此,作为帮助信托企业改善企业治理结构的一个配套手段,银监会应该以一定资本收益率或者资产收益率和一定信托报酬率为基数,征收差别化的监管费,在一定的基础上,对风险小效率高的信托企业,征收较低的监管费率,对风险高效率低的信托企业征收较高的监管费率,废除目前一刀切式的、以资本金和信托规模的绝对数征收监管费的方法,真正体现以风险和效率为导向的监管理念。不过实行这一方法的一个基本前提是要保证财务报表的真实性,其净利润一定要是提足各项准备之后的风险利润。否则,情况会更糟。 (汪其昌博士, 爱建信托企业策划部业务主管 ) 

 
(xintuo摘自金融时报)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