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剖4万亿计划资金来源:地方融资绕道信托

来源: 时间:2008-11-24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4万亿投资计划虽然鼓舞人心,但无论这部分资金是增量还是存量,资金从何而来都将成为未来各方最为关心的问题。尽管此前国新办召开的资讯发布会上传出消息,为扩大内需,到2010年底中央将拿出1.18万亿元进行投资,但是由1.18万亿引出的高达数万亿的社会资金从哪来,无疑又成为当前最棘手的问题之一。


  发债启动4万亿计划

  财政部资料显示,2008年上半年财政收入尽管仍保持33.3%的增速,但伴随全球经济的转冷,三季度全国财政收入有所回落。10月份全国实现财政收入5328.95亿元,比去年同月相比下降0.3%,出现了自1996年以来的首度负增长。

  “可以预见明年财政收入将更不乐观,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当然也好不了哪儿去,这使得4万亿投资计划的未来很让人看不懂。”上海某券商研究员分析。

  “按照通常的比例,中央投资带动社会投资的比例是1:3,政府拿出1万亿,就能撬动社会投资3万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在苏州举行的2008国发经济形势报告会上表示,“所以重点不在于4万亿中到底增量有多少,而在于这是中央政府发出的强烈信号,明确了中国政府保经济增长的决心。”

  1.18万亿同样不是小数字。来自财政部的资料显示,2007年全国财政收入达到5.13万亿元,同期财政支出4.98万亿元,当年全国实现财政盈余1540.43亿元。按照2007年的数据,仅此前中央政府确定的今年四季度增加安排的中央投资1000亿元就将花掉全年财政盈余的三分之二。

  “中央政府的财政投入肯定是有限的,那么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发债,明年中央政府肯定是要发国债的,但具体数字目前大家还不清楚。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我国就连发了9800亿元的国债,所以我想大家还是有能力承担这么多国债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在此次国发经济形势报告会上回答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另据相关专家透露,2007年末中央财政国债余额52074.65亿元,仍然位于可控限额以内,“中央政府发债还是有很大空间的。”上述专家先容。

  地方融资绕道信托

  “现在的问题就落到了社会投资上面了,这部分才是重点,但目前似乎各方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一位与会的基金行业研究员指出,这也是基金企业对该项经济刺激计划持谨慎观望态度的缘由所在。

  与中央政府不同,作为“社会投资”主力的地方政府是不能通过发债来获取资金的。因为按照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第28条的明文规定,“地方各级预算按照量入为出、收支平衡的原则编制,不列赤字。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政府债券。”

  “这一规定其实是有其深刻含义的,地方政府发债会有很高的道德风险,在不改变官员的考核机制和建立长期问责机制之前,如果盲目放开地方政府发债的口子,地方政府很可能就会为了自己任内的政绩,不顾后一届政府的大量举债投入基础设施建设,造成十分严重的地方财政赤字。”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指出,“所以地方政府想靠发债来获取资金在目前法律制度的条件下是行不通的,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地方政府也可以寻求其他融资路径,比如以国有企业的名义设立信托,为建设项目募集资金。”国元信托业务经理汪韬说,“大家最近就在做一个这样的项目。”

  记者在这份名为“安庆长江大桥开发区基础设施建设贷款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说明书”的文件中看到,安庆长江大桥综合经济开发区投资有限责任企业(下称“大桥开发区企业”)拟通过该信托计划募资4000万元人民币,年贷款利率10.8%,贷款期限2年,募集资金将用于安庆长江大桥综合经济开发区内的基础设施建设。

  大桥开发区企业成立于2003年8月,隶属于安庆长江大桥综合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系国有独资企业。而安庆长江大桥开发区则是2002年7月由安庆市宜秀区政府主办的省级综合经济开发区。

  “作为融资方式的一种,地方政府以国资企业名义通过发行信托计划融资比放开限制让地方政府直接发债更安全。因为信托计划为私募,规模有限;而发债为公募,投资人广泛,风险不易掌握。另外债券期限长,风险也就更大。”汪韬表示,“当然政府也可以通过当地一些大型企业发企业债,或者从股市融资等方法获取建设资金,建立更为多元化的融资途径将是政府的必然选择。”

  作为传统的融资渠道,银行的信贷投放在经济下行的趋势下也成为市场各方关注的焦点。

  “随着国家投入的一些新开工项目的启动,银行相配套的资金投入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增量。目前商业银行体系内的流动性还是比较充裕的,并不存在流动性紧缺的问题。考虑到未来央行还有可能进一步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这会进一步增强商业银行发放贷款的能力。”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

  “政府投资的项目所需要配套的信贷资金部分的风险也是比较小的,银行还是比较乐意贷的,因此这一部分信贷未来的量应该是比较大的。”郭田勇指出。

 
(chenping摘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