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益谦杠杆化投资揭秘:借助信托获得超额收益

来源: 时间:2009-11-09

    从当年的法人股之王到今日的增发王,刘益谦到底有多大的实力,一直令资本市场疑惑,本刊独家面对这位自称有着独特投资视角的神秘人物,为投资者解读刘益谦投资的秘密。当年的“法人股之王”刘益谦要改名叫“增发王”了。2009年11月3日,中体产业(9.41,0.35,3.86%) (600158)发布增发预案,向刘益谦和嘉兴中辰建设增发16000万股,每股作价7.1元,总募集资金11.36亿元人民币,其中刘益谦一人独得 11800万股,总计出资83780万元。

  这是刘益谦今年以来第七次出手,此前,他先后参与京东方(000725)、金地集团(16.20,0.24,1.50%)(600383)、首开股份(22.70,0.44,1.98%)(600376)、保利地产(26.50,0.36,1.38%)(600048)和浦发银行 (23.63,0.08,0.34%)(600000)的定向增发,并且参与认购渝开发(14.94,0.34,2.33%)(000514)可流通法人股,共耗资超过50亿元人民币。

  除了在资本市场上的高调出击,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他也频频出手,在2009年春季拍卖中,耗资近2亿竞得包括宋徽宗《仿生图》在内的诸多精品。10月16日,《证券市场周刊》(下称“周刊”)记者赴上海专访刘益谦时,他亲口告诉记者,在10月8日举行的苏富比香港秋拍会中,他又以8578万港元拍得乾隆御制“水波云龙”宝座,以3986万港元拍下乾隆青花扁壶,共斥资1.256亿港元。

  刘益谦的阔绰出手令人疑惑,他哪儿来这么多现金?如果钱不是他自己的,那他怎么做到这么庞大的资金调动?周刊在与刘益谦本人进行深入沟通之后,逐步揭开其中的秘密。

  资金杠杆

  刘益谦参与上市企业定向增发的50多亿资金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一部分是他自有资金,大概在10个亿左右;还有一部分是朋友的资金,通过刘益谦参与认购定向增发股票,这部分资金大概也在10个亿左右;剩余部分资金是通过将认购的定向增发股票质押给信托,信托将所抵押股票总市值按一定比率折价后,对刘益谦进行“输血”,这部分资金大概在30亿元左右,但刘益谦并不能以信托账户里的资金直接参与定向增发股票的认购。

  因为自有资金只是全部投资金额中的一部分,刘益谦相当于用10亿元自有资金撬动了50亿元投资,放大5倍杠杆投资。

  刘益谦告诉周刊,如果他要做私募的话,将能够在一个月时间内筹集超过100亿元的资金,但他无意于此。只是帮朋友忙而已。

  在信托融资方面,刘益谦主要通过北京的中诚信信托有限企业(下称“中诚信托”)和上海国际信托有限企业(下称“上海国信”)做信托融资。

  周刊通过刘益谦与中诚信信托合作的“首开股份信托计划”,以及刘益谦与上海国信合作的“浦发银行信托计划”,获悉信托融资的整个路径。

  根据编号上信-G-2803《上海国际信托有限企业上市企业股权受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上海国信拟设立期限为1.5年的信托计划。在此期限内,如果刘益谦能够还本付息,则可解除质押上市流通,否则,逾期不还款付息,信托企业有权公开处置这部分股票。

  股票质押价格为11.3934元/股,较16.59元/股的增发价折价31.3%,融资规模为10.45亿元。上海国信以信托资金受让刘益谦持有的不超过9171.971万股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企业(下称“浦发银行”)限售流通股股权受益权。

  刘益谦认购浦发银行定向增发股票花了15个亿,通过信托计划,他拿回10.45个亿,相当于自己只花了5个亿,在这笔交易中,他撬动了3倍杠杆。

  信托计划分为一般信托单位和优先信托单位,两种信托单位面值都为1元,认购价格为1元,新理益集团认购9500万份一般信托单位,合格投资者认购95000万份优先信托单位。

  新理益认购一般信托单位有两层用意,一是为该信托计划提供资金担保,在信托开始推荐时,新理益就要缴纳9500万资金认购一般信托单位;二是新理益作为一般委托人,有权指定授权代表,代表全体委托人对信托财产的投资运作发出委托人指令,信托计划设立一名授权代表。

  刘益谦的杠杆化程序如下:先以10.8亿参与保利增发,通过信托计划拿回6个亿,然后再拿6个亿参与金地集团的增发,再将金地集团的3400万股抵押给信托,拿回2.5个亿,又参与其他股票定向增发,后续投资依次进行。

  为什么刘益谦不像柯希平一样,将股票抵押给银行进行再融资?通过银行抵押融资和通过信托计划抵押融资,这两者对于刘益谦的区别是什么?

  通过银行做股票质押融资的成本在3%—5%之间,而通过信托融资的成本在8%左右,但是银行融资的审批周期需要几个月、审批程序繁琐,而信托只要2—3周就可以成立,而且资金使用范围宽泛。

  另外,刘益谦通过新理益集团以9500万的代价,将使用信托计划资金的权力把握在自己手里,这里面又相当于放了一次近11倍的杠杆,以9500万元撬动10.45亿元的信托计划。

  刘益谦支付的信托费用为股票质押费用、公证费用、支付给信托企业的相关报酬,以及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一至三年期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应支付给信托企业的融资利息。

  央行目前一至三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5.40%,刘益谦支付给信托的利率在8%左右,意味着一年内刘益谦需要支付8360万元利息。如果计算他通过信托融资获得的30亿资金,在12个月期限内,他的整体利息负担大概为2.4亿元,因为各家信托给出的利率不同,准确的数字难以计算得出。

  对于信托企业来说,它以8%的利率放贷款给刘益谦,而它从投资者那里再融资的成本低于8%,它的盈利模式有点类似于银行,通过利差赚钱。

  风险控制

  这其中有没有风险?

  最大的风险在于资本市场整体趋势是否会反转,并且长期处于底部震荡。但刘益谦的看法是,A股的价值中枢在3000点左右,而他所参与浦发银行相较于大盘点位大概在2300点左右。

  因此,在目前的市场行情中,即便是大盘反转,他认为下跌到2300点及以下的可能性很小。而且,他认为,到2010年10月份左右,大盘将会维持在3400点左右,稍微乐观点,大盘会摸高3800点。

  如果大盘果真按照他的预期走,且他参与定向增发的股票基本面没有出现大的变化,个股股价与大盘的联动性很强的话,那么刘益谦获得的整体收益将超过50%,50亿的投资,获得25亿的收益,而他自己仅投入10亿元,则他相当于获得250%的收益。

  对个股的判断上,刘益谦长期看好房地产和金融股,房地产方面的金地集团、首开股份和保利地产都是大盘优质股票,刘益谦认为这些股票基本面出现问题的可能性较小,而浦发银行目前的价值被严重低估,目前银行股的平均PE为10倍左右,而浦发银行作为银行股中较优质的股票,其价格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另外,刘益谦在认购渝开发可流通法人股没几天,就将其全部出售,而京东方在液晶面板制造领域的优势地位明显,这是刘益谦通过旗下专注于科技板块投资的企业进行的投资。

  不过,对于潜在的风险,刘益谦称其在市场上有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早已准备好充足的现金流应付风险。如果在信托计划期间内股票价格跌穿质押价格,刘益谦将动用资金进行补仓,直到信托到期。信托到期日他动用自有资金还本付息,股票解除质押后,视市场行情决定是否抛售套现。

  从2010年6月份开始,刘益谦参与定向增发的股票将陆续到期,他如何实现退出?

  在这个过程中,刘益谦设了一个“活扣”,他并没有将今年最早参与定向增发的京东方股票做质押融资。明年,在京东方股票可以交易之后,通过减持套现获得资金之后,他会拿来解除“首开股份信托计划”的股票质押,然后依次解除后面质押给信托的股票,获得上市流通的权力。

  流程如下:假定明年6月,京东方增发股票可上市交易,刘益谦的成本价是17亿左右,明年该部分股权市值到30个亿,则刘益谦获益13个亿,刘益谦拿出其中的6亿元解除首开股份的股票质押,首开股份可上市流通后,刘益谦可以拿套现的收益解除保利地产的股票质押,依次进行。

  从刘益谦依次参与各只股票的定向增发,到他依次从各个股票中撤退可以看到,其实,他真正自己投入的资金不过10亿,而却借助信托的30亿资金和朋友的10亿资金,获得超额收益。  
(hanb摘自证券市场周刊)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