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明星采用遗嘱信托基金解决遗产问题

来源: 时间:2009-09-14

  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可是这带不去天堂的钱,却给人间带来了激烈的争夺和种种罪恶。巧用遗产信托,不仅可以避免遗产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贬值,也可以避免伤害亲情的“遗产争夺案”的发生。

  近年来,不少明星的遗产问题引发道德争论,而有些明星由于生前采纳了遗嘱信托基金的方式,遗产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而有些纠纷仍然处在令人头疼的庭审当中。

  6月25日国际巨星迈克尔?杰克逊过世,他身后估计留下约5亿美金的庞大遗产,这笔遗产的分配与管理问题成为媒体关注焦点。杰克逊生前于 2002年所立的遗嘱,对于身后财产有明确交代,他的3名子女及母亲凯萨琳?杰克逊都是遗产受益人。近来,其前妻正在寻找更有利的证据,希翼能够获得更多遗产支配权,没份得遗产的迈克尔?杰克逊的父亲老杰克逊,也频频亮相试图分一杯羹。

  著名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2007年9月6日病逝之后,其遗产问题一直未解决。帕瓦罗蒂留下的遗产可能高达2亿欧元,他的4个女儿和两任妻子为此展开了一场遗产争夺战。据公开的帕瓦罗蒂最后一份遗嘱显示,帕瓦罗蒂将名下价值约1500万美金的美国财产,全部留给第二任妻子曼托瓦尼。而帕瓦罗蒂和前妻韦罗尼所生的3个女儿仅获得意大利的别墅。目前,帕瓦罗蒂的遗嘱是否在不清醒的状况下签署,成为调查焦点。

  国内的“侯耀文遗产案”也闹得沸沸扬扬。2007年6月,侯耀文突然病逝。因侯耀文生前未立遗嘱或遗赠抚养协议,其身后的遗产分配一直未有定论。侯耀文女儿侯瓒认为叔叔侯耀华伙同父亲的好友、弟子将遗产霸占,没有将剩余遗产分配给自己和同父异母妹妹的意图,最终将侯耀华等人告上法庭。

  幸运的是,有的明星使用“遗嘱信托”,而避免了遗产纠纷。“遗嘱信托”是指通过遗嘱这种法律行为而设立的信托,委托人预先以立遗嘱方式,将财产的规划内容,包括遗产的管理、分配、运用及给付等,详订于遗嘱中。等到遗嘱生效时,再将信托财产转移给受托人,由受托人依据信托的内容,也就是委托人遗嘱所交办的事项,管理处分信托财产。与金钱、不动产或有价证券等个人信托业务比较,遗嘱信托最大的不同点在于,遗嘱信托是在委托人死亡后契约才生效。这种做法,相当于把财产交给优秀的基金经理,让财产不断保值、增值,最终按照立遗嘱人的意愿,在适当时候,按照适当的比例进行分配。

  遗嘱信托有四个特点:

 第一,可防争端。有些人生前未立遗嘱,去世后因为亲属关系复杂产生遗产纠纷,采用遗嘱信托方式,可在保证财产不“缩水”的情况下,合理进行分配。

 第二,可防挥霍。香港影星梅艳芳生前知道母亲不善理财且喜挥霍,如果把财产一下子全给母亲,担忧母亲会一次性把遗产花尽,或被别有居心的人骗走。因此,梅艳芳选择了遗嘱信托,将近亿财产委托给专业机构打理,信托基金每月支付7 万港元生活费给母亲,一直持续到她去世。

 第三,可防侵占。香港明星沈殿霞也采用了遗嘱信托的方法。其财产净值达1亿港元。鉴于当时其女郑欣宜才满20 岁,没有经验处理多种不同类型的资产项目,为了避免阅世未深的女儿被骗,她在去世前已订立信托。另外,她的遗产信托指定了资金用途的大方向,例如,等到郑欣宜结婚时可以领走一定比例的资金,或是一笔固定金额,如1000万港元等,这样就可以避免郑欣宜一下子把遗产花光。而且,将钱与不动产信托在受托者名下,动用时必须经过所有监察人同意,这样一来可以避免别有用心人士觊觎郑欣宜继承的庞大财产。

 第四,可防风险。英国王妃戴安娜1997年猝然离世后,留下了2100多万英镑遗产,在缴纳850万英镑的遗产税后,还有1296.6万英镑的剩余。而这笔财产经过遗产受托人多年运作,信托基金收益估计达到1000万英镑,能发挥这种保障收益的防风险作用,也是信托基金的好处之一。

 中国大陆现行法律对遗嘱信托规定的较少,《继承法》尚没有遗嘱信托的内容。而《信托法》虽设立了遗嘱信托的规定,但遗嘱信托功能尚未得到全面推广。因此,必须对《信托法》的相关内容进行适当修改,才能让遗嘱信托为人们所知晓。

 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可是这带不去天堂的钱,却给人间带来了激烈的争夺和种种罪恶。巧用遗产信托,不仅可以避免遗产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贬值,也可以避免伤害亲情的“遗产争夺案”的发生。 
(hanb摘自青年参考)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